首页 > 时尚品牌 > Gucci > 正文

古驰的 摇滚进化论

2019早秋系列中全新的刺绣图案灵感源于英国学院的乐队制服,将“Gucci Band” (古驰乐队)与里拉琴(Lyre)巧妙结合,向远古世界与古典主义致敬。

Gucci


古驰乐队与里拉琴


Gucci


2019早秋系列中全新的刺绣图案灵感源于英国学院的乐队制服,将“Gucci Band” (古驰乐队)与里拉琴(Lyre)巧妙结合,向远古世界与古典主义致敬。里拉琴,又称作七弦琴,是西方最早的拨弦乐器,同时也是抒情诗女神Erato的象征,其端庄优美的造型,也曾作为乐徽广泛使用。古驰创作总监亚力山卓·米开理(Alessandro Michele)将古希腊罗马的传统民俗融合英国文化,共同打造标志性设计理念,完美诠释了折衷主义的美学风格。


Gucci


2020早春系列延续亚力山卓·米开理将古典与当代融合的创意理念,将“Gucci Band”字母印花大胆装饰于吉他包上,凸显品牌兼收并蓄的摩登风格。


Gucci


"Gucci Loved"与摇滚乐队


Gucci


除了带有标志性的“Gucci Band”刺绣图案,一些以乐队为灵感的复古设计,则唤起70至80年代摇滚乐队标识的记忆。“Loved”印花以金属乐队(Metallica)标志为灵感来源,以重金属风格字体饰于一系列卫衣T恤以及Ace系列运动鞋上,摇滚金属风格与品牌美学遥相呼应。


Gucci


在阿尔勒小镇阿利斯康(Alyscamps)古罗马陵园倾颓萧索的秀场中,模特身穿2019早春系列在一条被火焰分隔出的秀台上穿行,演绎摇滚巨星的装扮:浓妆、尖钉、系带皮革、紧身牛仔装,以及别具一格的动物印花,呈现80年代的华丽风潮。其中一款运动鞋以英国著名摇滚乐队滚石乐队(The Rolling Stones)为灵感,将乐队风格的印花饰于做旧皮革面,并选用厚底宽体的设计,致敬摇滚乐的风靡时代。


Gucci


“我更喜欢摇滚乐,比如'快乐小分队'(Joy Division)和'苏克西与女妖'(Siouxsie and the Banshees)这两支乐队,他们用服装让自己与众不同。我很喜欢他们在杂志上的形象――当你穿上某件衣服,你就变成了摇滚之神。” ——亚力山卓·米开理,《BoF》


#GucciGig与音乐


米开理在接受采访时洋溢着对摇滚乐的热衷,在品牌挚友以及一系列的艺术合作项目中,通过摇滚精神打造品牌独树一帜的美学风格。#GucciGig音乐合作项目邀请多位知名音乐人和艺术家携手打造原创设计,运用摄影插画视频等丰富的表现形式,展现精彩的现场表演、激动人心的后台和舞台报道、以及粉丝创作和演出传单设计。共邀请了12位音乐人包括Lou Doillon日本迷幻乐队Kikagaku Moyo、美国灵魂歌手Curtis Harding、以及澳大利亚的朋克乐队Amyl and the Sniffers等,他们佩戴专属古驰眼镜,表达独特的个性,彰显品牌对于乐队及其音乐精神的热爱。


Gucci


摇滚巨星艾尔顿·约翰(Elton John)对于音乐的热爱与执着、勇于展现自我的前卫风格,与米开理的创作理念一拍即合。以其70年代舞台造型为灵感,米开理特别为“Farewell Yellow Brick Road Tour(告别了, 黄砖路)”告别巡演设计一系列演出服饰;其中一件印花外套背后饰以华丽的“Gucci LOVES ELTON”刺绣, 表达了致敬摇滚之情。


Gucci


除此之外,古驰也为众多音乐人设计演出服饰,如英国歌手、作曲家兼演员Harry Styles、演员兼音乐家、奥斯卡奖得主杰瑞德·莱托(Jared Leto)与其美国摇滚乐队30秒上火星(30 seconds to Mars)、音乐人、歌手、作词人兼制片人Florence Welch与其英国独立摇滚乐队Florence and the Machine等。


Gucci


设计师兼音乐人Zumi Rosow和朋克乐队Surfbort主唱Dani Miller等品牌挚友,亦是米开理宠爱的音乐人,他们穿着古驰服饰,倾情演绎摇滚朋克的华丽乐章。


Gucci




独家策划MORE
0
用户反馈
海报时尚网所有产品设计(包括图形设计、配色、页面展示形式)、独家稿件文字及图片、社区文字及图片,均已受版权和产权保护。
任何公司及个人不得以任何方式复制,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,特此声明。

Copyright ©2006-2019 haibao.com ICP证京B2-20170749 京公网安备:11010890213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