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时尚品牌 > Blancpain > 正文

首届宝珀·理想国文学奖花落90后作家王占黑 ,处女作《空响炮》刻画“街道英雄”

来源:宝珀 (Blancpain) 2018-09-20 10:36:00
标签:
当代顶级腕表中最具创新能力的瑞士品牌宝珀 (Blancpain) 与出版品牌理想国联合发起的“宝珀·理想国文学奖”在京揭晓。

首届宝珀·理想国文学奖活动现场

图片来自品牌供图

首届宝珀·理想国文学奖活动现场

图片延伸阅读:Blancpain


宝珀文化大使梁文道、评委许子东、宝珀中国区副总裁廖信嘉为青年作家王占黑颁奖


2018年9月19日下午,当代顶级腕表中最具创新能力的瑞士品牌宝珀Blancpain与出版品牌理想国联合发起的“宝珀·理想国文学奖”在京揭晓。这一旨在创立兼具权威、影响力、持久性与国际对话能力的文学奖,首届得主为90后青年小说家王占黑,获奖作品为2018年3月出版的短篇小说集《空响炮》,这也是王占黑的小说处女作。该奖项由阎连科、金宇澄、唐诺、许子东、高晓松五位评委共同选出,许子东代表评审委员会颁发奖项,颁奖词为:“90后年轻作家努力衔接和延续自契诃夫、沈从文以来的写实主义传统,朴实、自然,方言入文,依靠细节推进小说,写城市平民的现状,但不哀其不幸,也不怒其不争。”文学奖委员会还授予王占黑三十万元人民币的奖励金,该奖金由宝珀提供。本次颁奖典礼由梁文道担任嘉宾主持。宝珀品牌代表中国区副总裁廖信嘉先生、市场总监张淼女士亦莅临现场。

首届宝珀·理想国文学奖活动现场

图片来自品牌供图

首届宝珀·理想国文学奖活动现场

图片延伸阅读:Blancpain


宝珀文化大使梁文道担任嘉宾主持


王占黑与《空响炮》:一部民间爷叔生活大全


首届宝珀·理想国文学奖活动现场

图片来自品牌供图

首届宝珀·理想国文学奖活动现场

图片延伸阅读:Blancpain


首届宝珀·理想国文学奖得主王占黑


王占黑生于1991年,浙江嘉兴人,毕业于复旦大学中文系。她给自己起了一个男孩子气的网名,叫“占黑小伙”,也有读者喜欢叫她 “占黑伙计”。


《空响炮》一共收录八个短篇小说,小说主人公都是上一辈“半新不旧“的”边缘人“,是“上世纪九十年代的昨日遗民”。与许多同龄作家不同的是,王占黑的创作起点并不是女性的内部经验,而是更广阔的街道空间和平民社会。而她写这些人物也不同于上一辈的作者,不背负沉重的包袱,没有诉说苦痛,但在那些人物表面的调侃、诙谐之下,过去的经历已经蕴含其中。王占黑的写作,在一个新的时代承接了文学最悠久的说故事的传统。此外,吴语方言的运用、老成的文风、白描的手法,这些都构成了王占黑的标签。


王占黑目前是一位高三班主任,请了两天的假来参加颁奖礼。她坦言,《空响炮》或许还有些单薄,尚未形成体系,但在“街道英雄”的隧道中,她走得很开心,而且觉得越写越有意思。据她介绍,这个短篇集源自一个叫“街道英雄”的写作计划,已经持续写作了四五年,该计划的第二本《街道江湖》也已于近期出版。


在宝珀·理想国文学奖此前为决选名单入围作家所作的深度专访中,王占黑详细介绍了“街道江湖”的写作计划:“这个计划高中的时候就有了,那时觉得小区里很多叔叔阿姨都很厉害,有本事,我是说平常社交、生活技能和精神面貌上。当时写了第一篇,《小区看门人》。后来上大学,就此搁浅了,直到研究生才拾起来,重写了最初那一篇,发现不该美化、传奇化、英雄化,他们老了,大半辈子也并不称心如意,于是想要更真实、细致地去写,但仍然保留了'英雄'这个称呼,觉得这个词可以是平民的,甚至反英雄的。不知不觉就写了很多人,但写的过程中仍然在努力规避重复,希望能做到'什么样的人都有'。”

宝珀·理想国文学奖:为当代青年书写者造像


首届宝珀·理想国文学奖活动现场

图片来自品牌供图

首届宝珀·理想国文学奖活动现场

图片延伸阅读:Blancpain


宝珀中国区副总裁廖信嘉、宝珀文化大使梁文道与五位入围角逐奖项的青年作家

(五位青年作家从左至右:双雪涛、王占黑、张悦然、阿乙、沈大成)


宝珀·理想国文学奖的评选对象为作者45周岁以下、此前一年在中国大陆地区出版的中文简体版小说。自3月启动以来,历时半年,吸引了近百部小说参评。8月15日,文学奖委员会公布了进入初选名单的13部作品;9月1日公布决选名单,来自青年作家双雪涛、王占黑、阿乙、张悦然和沈大成的五部作品入围。


首届宝珀·理想国文学奖活动现场

图片来自品牌供图

首届宝珀·理想国文学奖活动现场

图片延伸阅读:Blancpain


参与宝珀·理想国文学奖评选的五位评委老师

(从左至右:阎连科、金宇澄、唐诺、许子东、高晓松)


宝珀·理想国文学奖委员会表示,该奖设立的目的,乃是发掘富有潜力的、有长期创作的自我预期与动力的文坛新锐,支持有才华的青年作家,推广兼具文学性与可读性的中国当代文学。评委阎连科说:“中国其实没有一个针对青年作家这么隆重的、正式的,当然也希望它是长远的奖项,我想对于整个的中国文学创作,一定会有一些纠正、纠偏的长远意义。中国的特殊情况是老年压中年,中年压少年,所以这个奖不仅让他们脱颖而出,最终有的作家会成为大作家。”评委唐诺谈到对文学奖的寄望时说:“文学可能越来越需要市场之外的奖励系统,因为文学往深层的方向走时,往往会跟市场性格背道而驰,这时候我们就需要另外一种补充的方式,而文学奖可以扮演这样的功能,把一些书从越来越强大的市场的决定性力量里头拯救出来。”


首届宝珀·理想国文学奖活动现场

图片来自品牌供图

首届宝珀·理想国文学奖活动现场

图片延伸阅读:Blancpain


宝珀品牌代表、宝珀市场总监张淼女士


谈及共同发起的初衷和感受,宝珀中国市场总监张淼说:“我们看到,文学绝不会丧失活力与魅力,正如机械腕表绝不会被石英化、数字化所取代;在文学领域,或是其他创造性领域,中国年轻一代的能量正在蓄积,他们可以创造了不起的作品,另一方面,他们也渴望欣赏了不起的作品,不论是一本小说,还是一枚顶级腕表。宝珀希望在这个时代,展现品牌的世界观、价值观和审美观,也帮助有才华,有追求的年轻人绽放光芒。”


青年作家能否更自由地表达自我,决定了华语写作的未来。首届参评的近百部作品展现了多元的创作面貌,其中包括都市青年的侧写,乡村中魔幻与现实的交叠,八零后一代的青春漫游,边缘人的困顿,新军旅文学,还有大开脑洞的推理和科幻。

首届宝珀·理想国文学奖活动现场

图片来自品牌供图

首届宝珀·理想国文学奖活动现场

图片延伸阅读:Blancpain


宝珀中国区副总裁廖信嘉与宝珀文化大使梁文道


入围决选名单的五位风格迥异的作家,某种程度上也是当下青年作家的代表,构成了青年文学奖的丰富性。双雪涛《飞行家》“大巧至朴”,努力经营故事和情节,为那些被侮辱和被损害的故乡人留下虚构的记录;王占黑《空响炮》描述五彩斑斓的街道英雄,接续一个几被遗忘的、中断的文学叙事传统;阿乙长篇小说《早上九点叫醒我》写“中国乡土的教父”和“酣畅淋漓的人物谱”,沉重冷酷,充满力量感的风格接近浮雕;张悦然《我循着火光而来》中,孤独男女背负着难以言说的过往,执着寻找生命中的火光;沈大成《屡次想起的人》在魔幻的想象中奔驰,又有写实的细节,于诡谲之中涌现合理的故事。


首届宝珀·理想国文学奖活动现场

图片来自品牌供图

首届宝珀·理想国文学奖活动现场

图片延伸阅读:Blancpain


宝珀·理想国文学奖颁奖礼现场青年作家论坛


五位青年作家也都来到了颁奖礼的现场,分享了与文学结缘的自觉时刻与未来的写作计划。在涉足写作之前,沈大成做了几年的小职员,这让她感到安全,但又渐渐觉得不满足,于是应朋友之邀开始写专栏。起初,文学是一个“自己创造的另一个维度的空间”、“一个逃脱的途径”,但写了几年以后,“文学和我是一种相互陪伴的关系,虽然我在文学面前很渺小,但是我愿意给一些渺小的东西添加到文学领域去”;阿乙则坦言自己正处比较迷盲的状态,因为“这部长篇把过去的经验全部收集在一起,就像把落叶收集在一起,一把火烧光了”,还没有找到一个可以重新发力的地方,目前“在收集中国民间的鬼故事,补充《聊斋志异》,想收集一万条,目前收集了几十条”;年少成名的张悦然,笑称自己的写作开始得太早,以至于青年时期过于冗长。投身文学的自觉,要追溯到意识到“要过有趣的人生而非正确的人生”的那一刻。她正在着手创作下一部长篇,在她看来,文学就是一种自己与自己的角力,要经历种种困难,筋疲力尽,但只有这样才能进入到下一个文学的阶段;王占黑自觉地开始写作,是在研究生一年级的时候,在此之前一直压抑着自觉的创作欲望,觉得自己很无知。但后来发现,如果一味吸入会让人想吐,也需要输出,于是开始大量书写,“就像之前欠了一债”;双雪涛则是因为参加了一次文学比赛,才“中了文学的圈套”。在他看来,文学是一种生活方式,自己的生活是由文学创作情况来定义的。文学生活让他觉得安稳、踏实,他喜欢这种在屋子里创造隐私、讲悄悄话的生活,而且它总会产生一种沟通性,被屋子外面的人听到。


高晓松爆料:评奖现场“完全没有共识”


首届宝珀·理想国文学奖活动现场

图片来自品牌供图

首届宝珀·理想国文学奖活动现场

图片延伸阅读:Blancpain


宝珀·理想国文学奖颁奖礼现场评委论坛


据高晓松现场爆料,今天上午的评奖会议,评委们“完全没有共识”,“背道而驰”,“同一个作品,有人给9分有人给1分”,经过了多轮投票,才得出了最终的结果。而在颁奖礼现场,每位评委也对五部入围作品一一作了精彩的点评。


关于评审小说这个“复杂的决定”,评委唐诺说:“对我来说在所有文体中小说是一个非常特殊、非常有力量的文体,它被赋予任意虚构的特权,书写者在人物心里装一个麦克风,听到隐秘的声音。小说可以完成现实中我们看不到或者完成不了的东西。我比较期待小说家去做只有小说能做到的事。所以我会比较从这个角度去看大家的小说。”而评委阎连科指出,“最好的文学奖是什么?就是你入围到最后,一定是因为你的作品好,最后得奖的那个人是偶然的。入围的靠水平,得奖的靠偶然,这个文学奖一定是公正的。我们今天就做到了这一点。”


关于文学奖的资讯,可关注“宝珀·理想国文学奖”网站及新浪微博话题#宝珀理想国文学奖#。“宝珀·理想国文学奖”网站:http://www.ilixiangguo.com/literary.html

首届宝珀·理想国文学奖介绍


首届宝珀·理想国文学奖活动现场

图片来自品牌供图

首届宝珀·理想国文学奖活动现场

图片延伸阅读:Blancpain


在任何领域,青年的参与和活跃度永远是决定该行业是否有前途的重要标志。 “宝珀·理想国文学奖”是为发掘有潜力的文坛新锐,支持有才华的青年作家,鼓励汉语小说创作而设立的文学奖项,由瑞士高级制表品牌宝珀Blancpain与中国最具影响力的文化品牌理想国联合主办。


作为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出版品牌,理想国一直致力于发掘中文世界最好的书写者,赋予有思想的文字以有尊严的出版,想象书籍的另一种可能。木心、白先勇、西西、张大春……这些作家的文字历久弥新,滋养了一代又一代读者的精神宇宙。理想国坚持出版时间长河中的文学经典,同时又汇集当下最具活力和思考力的青年作家群,他们以多元的写作、开放的见解关怀眼下人类的处境。


作为创始于1735年的高级瑞士腕表品牌,宝珀已有283年的历史。“经典时计的缔造者”,对于时计的“经典”的理解是,超越物质,归于信念、审美与人性。“缔造”则意味着,在漫长时光中的坚持,为了每一枚腕表的结构、细节乃至主题,运用灵感与技艺、付出毅力与耐心,为了顶级的品质标准,不惧推翻、重来。这,与经典文学的内核及其创作过程,享有一致性。文学,是时间的延长线。“宝珀”+“理想国”=“恒长坚持在写作上的青年文学”。


青年的参与和活跃度永远是决定该行业是否有前途的重要标志。在文学创作领域,有才华的青年作家需要一个机遇,文学出版平台需要发掘有潜力的作者,吸引更多人关注和参与。


当代经典作家中,许多人在青年时期被发掘和认可,青年文学奖对他们意义非凡。如奈保尔、库切和新晋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石黑一雄都曾获“布克奖”荣誉,并于成熟期获得了“诺贝尔文学奖”;日本重要作家如远藤周作、大江健三郎和村上龙也曾在青年时期获得“芥川奖”肯定。在今天这个世界里,对青年作家而言,文学写作乃是一条孤独而漫长的路,这一文学奖项衷心期盼寻找一笔一划如手艺人般炼字的未来希望。


首届宝珀·理想国文学奖决选短名单 (按作家首字笔画排序)


双雪涛《飞行家》


王占黑《空响炮》


阿乙《早上九点叫醒我》


张悦然《我循着火光而来》


沈大成《屡次想起的人》


首届宝珀·理想国文学奖初选长名单 (按作家首字笔画排序)


大头马《不畅销小说写作指南》


双雪涛《飞行家》


双翅目《公鸡王子》


王占黑《空响炮》


文珍《柒》


任晓雯《好人宋没用》


李静睿《北方大道》


阿乙《早上九点叫醒我》


张悦然《我循着火光而来》


沈大成《屡次想起的人》


郑执《生吞》


周嘉宁《基本美》


赵松《积木书》

独家策划MORE
0
用户反馈
海报时尚网所有产品设计(包括图形设计、配色、页面展示形式)、独家稿件文字及图片、社区文字及图片,均已受版权和产权保护。
任何公司及个人不得以任何方式复制,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,特此声明。

Copyright ©2006-2018 haibao.com ICP证京B2-20170749 京公网安备:110108902134